会员登录

相同作者的商品

相同出版社的商品

浏览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字 > 了无居士:滴天髓阐微现代评注(四册)
了无居士:滴天髓阐微现代评注(四册)
prev next 了无居士:滴天髓阐微现代评注(四册)
商品货号:TDG000960
商品品牌:台湾大冠出版社
商品重量:1.500千克
市场价格:528元
本店售价:480元
用户评价:comment rank 5
商品点击数:7733
商品总价:
购买数量:

商品属性

商品属性
作者 了无居士
出版社 台湾大冠出版社
购书网站 【星易图书网】港台原版术数书籍专卖
初版日期 2003
图书装订 平裝
购书网址 www.xinyibooks.com
图书规格 繁体竖排
套册 一套四册
繁體資料 劉伯溫著 了無居士評:滴天髓闡微現代評註(1-4)
特别说明 商品属性以实际书籍为准。库存状况无法实时更新,如欲查询,请联系我们


详细介绍


《滴天髓闡微》原文確實不好讀,讀後卻獲益良多。一些朋友耐心讀了一遍,果然讚賞有加;他們說,若要挑選五本古籍,此書必然名列其中。不過若問優點在哪?也許就眾說紛紜了;有人說:「說理清楚,言之有物,命例特多。」有人則說:「命例雖多,批命卻三言兩語,淺嚐即止,對算命的助益畢竟不大。」反應偏於兩極,也是始料未及的事。八字古籍我讀了不少,多數除了抄還是抄,此書確實讓人耳目一新,我願意花點時間評註。
坦白說,粗解一個八字本已十分困難,就算懂得五行的生剋、喜用的取捨,恐怕還無法勝任;若想深入八字的深層結構,判其格局的高低、發現適性的方向以及找出吉凶與趨避之道,那就非長期投入心力,孜孜矻矻於茲不可了。任氏所處的環境特殊,當年的社會是封閉的,能選擇的事不多,尤其他始終無法忘情於科舉,對於功名有一份執著,明明忌諱官煞,卻要抱住官煞不放,如此一來,還想要求他客觀地論述,那就強人所難了。
若是一個客觀而理性的論述,就不能等閒視之了,蓋對知識要求嚴苛,本就天經地義;研究學問關心的是對與錯的問題,而不理會那是誰說的,否則將陷入訴諸不當權威的謬誤。法國哲學家兼方法學創始者笛卡兒說過,「對所有的推論結果都要懷疑」,這是治學之道;但為了避免變成一個像叔本華那樣的懷疑論者,「當證據齊全時,你就要相信」,這就是服膺真理的精神。

有些朋友指出,《滴天髓闡微》對喜用忌仇的討論、六親榮枯的研究有獨到的見解,論功力,應該登峰造極了。依我的標準,任氏的程度大約只比初級稍好而已;這些朋友頗不以為然,他們嗆聲說:「你如此厚誣古人,是何道理?」道理在於任氏始終在喜用與忌仇之中盤旋,並且經常弄錯,這樣的程度當然不可能太優秀。此外他也習慣於套合一些現實中的事項,而忘記其他同命者是否擁有相同的際遇;假設他是中上程度,也許不再發生那些過失。
到了中級程度,無論八字或者斗數都該討論心性的發展、事業與財物的方向;當然啦,他必須分清可算與不可算(能算與不能算)的界域,否則仍要砸鍋。當今社會,只要顧客敢問,他就敢答,可能還在初級班苟延殘喘。高級課程需要談論生涯規劃、危機處理這些重要課題;不過危機處理的事牽涉了其他領域的專業知識,算命先生也好,命理學者也好,恐怕都要望穿秋水。
任鐵樵先生曾自評八字,載於本書(官煞之一)中,他用了極長的文字交代他的身世,尤其比對了命運歷程與干支五行之間的關係,更是精采絕倫。除任氏外,袁樹與徐樂吾兩位大師都自評過八字,此事在傳統命理學家的眼裏似乎稀鬆平常的事,在現代人的心中反而充滿恐懼;許多人咸認八字是一種隱密的身分,比身分證號碼還要玄秘,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

我在任造之後附上一張斗數命盤,只想從另外的角度觀測一下大師的命運得失。任氏對他的人生際遇與喜用乏力有著諸多的怨懟,認為降臨於身上的不幸與無奈都是八字干支造成的,例如「連走四十年載木火,生助劫刃,所以上不能繼父志,下不能守田園」、「卯運壬水絕地,陽刃逢生,遭遇骨肉之變,以致傾家蕩產」;其實他弄錯了一個觀念,他不該埋怨生在那個時辰,須知命運的消長與八字之間的關係是相當微妙的。有一事大概可以確定,絕非八字讓他淪為一個算命大師,而是他自己願意倚此一業維生。根據「唯識論」的「種子說」,他若缺乏探討命運的興趣,想靠算命謀生,還真有點困難呢?
有個類似「先有雞或先有蛋」的爭議,迄今仍在餘波盪漾中,那就是「先有命運或先有八字(生辰)?」多數民眾與多數算命先生堅持後者,因為命運過程中的吉凶福禍無一不是從八字中發展出來的;我們必須鄭重指出,恰恰相反,「先有命運,後有八字」,也就是說命運已經確定了,再來決定生在什麼時辰。此外八字好像一張X光片,顯示一些命運的內容而非全部,其他像紫微斗數、七政四餘(果老星宗),也能隱約揭露一些軌跡。我們也許可以這樣說,任氏的生平事蹟無論吉凶福禍,絕非八字干支造成的,而是他本來就會遭此災禍。算命先生可能反擊說:「你給我刷刷去!命運概由八字所賜,從中發現了吉凶與福禍的現象,例如八字(例如桃花合入日支)叫你結婚你才能成親,八字(例如偏財蒞臨)叫你發財你才能發財。」
我費盡心力評註此書,結果像極了「頂著石磨做戲」--我在台上做得流汗,讀者在台下嫌得流涎,枉費心思,莫此為甚。有些朋友說:「劉伯溫、任鐵樵都是古聖先賢,他們的著作無一不是金科玉律,你膽敢評論,尤其語氣尖酸,口氣欠佳,簡直就在褻瀆聖賢,是可忍孰不可忍。」另外的朋友則說:「我深知你的段數,坦白說,你連替他們提皮包都不夠格。」乍聽之下,還以為在聲討一個十惡不赦的歹徒;聽他們的語氣,又像已夠資格替古聖先賢提皮包了。某大師也說:「如果閣下的方式是正確的,那麼等於說傳統的方法是錯誤的,證明我們目前使用的方法是錯誤的;你想推翻傳統嗎?你算老幾!」照他的說法,傳統好像一塊神主牌,只能被供在神案上,誰敢動它一根寒毛,殺無赦。

我們提出的意見也許有點陳義過高,因此難以獲得共鳴;我們始終堅持:「喜用是檢視一個命格的高低(或優劣)的標準,捨此標準或試圖從另外的角度出發,那麼發現的命運影像將是一片月矇矓、鳥矇矓。不過取用的方式一直爭執不已,後世若不能提出一個規則,而繼續沿用前代的方法,證明我們很不長進。」在台灣,算命先生多半不知喜用為何物,他們慣用神煞,羊刃、驛馬、桃花、天乙貴人以及孤辰寡宿、喪門吊客,躍然於紙上,把顧客唬得一愣一愣的。一些大師強調,古法都是千錘百鍊,「歷千百年而不墜,例如《淵海子平》、《神封通考》、《三命通會》以及《窮通寶鑑》這些古籍提示的法門,迄今仍然通行於天下,證明上述說法的不虛。台灣杜會學問研究像極了宗教信仰,蓋攙雜了各式各樣的意識型態,黨同伐異普遍存在,嚴重缺乏治學的態度。
有個朋友研究八字多年,功力與段數均屬上乘,我初識他時,他已名滿天下。他說:「你說的那些都是事實,也切中時弊,但我不吃你那一套,我們擁有各種訣竅;那些方法由明朝欽天監所秘傳,自成一個特殊的系統,因此你是你,我是我,咱們河水不犯井水。」
我說:「西方科學界有個行之有年的規則,任何理論都要公諸於眾,讓其他的科學家檢證,一旦證明他的理論無誤,不但被學術界所公認,說不定還能榮獲諾貝爾獎呢!老兄公布出來,讓我們同霑利益,如何?」
他的臉色立刻大變:「你想白吃午餐嗎?我們的師門規定,訣法只能傳給少數的入室弟子,你拜我為師,我就告訴你什麼叫做不傳之秘。」
我怏怏地說:「既然如此,閣下就留著自己過癮吧!」
學問追求真相,過程本來就是「嚐試與錯誤」,從不斷的嚐試中找尋答案,從各種錯誤中發現真理,若只知沿襲而不知改造或只知把錯誤延續下去,絕對有違做學問的初衷。現代社會研究八字或斗數者雖眾,目的卻想賺錢養家活口,志氣難免不足,其餘也就無足觀啦。
二○○三年芒種後某日  序於高雄了無居士工作室 

商品标记

  • 了无居士:滴天髓阐微现代评注(四册)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网友名称: 匿名用户
电子信箱:
评价等级: 1 2 3 4 5
验 证 码:
captcha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