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書籍試讀 > 《古典医学占星-元素的疗愈》试读

会员登录

浏览历史

《古典医学占星-元素的疗愈》试读

译者:李小祺 / 2018-10-16

 本書開宗明義提到,歐洲中世紀的醫者在接受醫學訓練的同時,也必須學習占星學。希波克拉底是西方醫學之父也是一名占星學者,他提出疾病的發生是因為體內四種體液失衡引起。在近代醫學理論發展之前,體液說一直在西方醫學占有主導地位。源起於古希臘的地水火風四元素,使占星學與體液說之間有了強力連結,古典醫學占星成為占星學重要科目之一。在欠缺醫療器材的古老年代,古典醫學占星於是成為醫者與病人可以倚賴的工具,藉此窺聽來自無垠宇宙的叮囑。
 
十七世紀科學革命促成現代醫學發展,時至今日,醫學與占星學早已分家。精確的顯微手術、透過基因檢測的個人化用藥等等,讓許許多多患者重拾健康。看著已經邁向高端科技的醫學,讓人不禁想問,古典醫學占星的存在價值是甚麼?甚麼程度的病痛讓我們認為必須尋求專業醫療的介入?可能是發燒、感冒症狀、消化不良或是外傷。當這些造成身體不適的問題消失時,可以認定身體暫時回復到健康狀態。但是不可否認,病人感到某個部位不對勁,有時候卻無法從身體檢查報告的數據判讀出原因。疾病與健康之間的差距要如何衡量?衡量的標準該如何界定?這中間出現的種種狀況,又該如何處置?
 
從意識到身體開始產生不舒服的感覺、到非得要走入醫生診間接受治療的這段期間,作為身體的主宰者,可以為我們的身體做些甚麼?這個問題不僅是為了自身的身體健康而問,同時也可以是醫療資源有效運用的另一個思考面向。對於那些自行評估還不需就醫但身體已經出現不適症狀的人,自行服用成藥、節制不當飲食、好好睡一覺等,都可能讓身體狀況獲得改善。事實上,在這個階段,也可以考慮透過古典醫學占星找到身體不適的原因,並且打造專屬的健康調整計畫,這樣一來,有限的醫療資源便可以保留給最需要的人使用。

作者在成為古典占星學者前從事新聞記者工作,因此相信他深知任何權利從來都不會平白無故地從天上掉下來。作者撰寫這本書的目的無意挑起爭端,甚至還可能遭受現代科學嘲弄。然而健康問題的探討模式,不該被蓄意地設限,以高人一等的姿態看待夾雜宗教、儀式及巫術的古代醫學,並不能抹滅古老醫學曾經存在的價值。作者誠摯地希望讀者在面臨身體病痛時,除了接受正統醫療之外,還能有多重方法加以應對。
 
作者在書中詳細解說如何應用古典醫學占星的判斷方法,找出身體出現問題的原因。另外也提供許多增強身體健康的方法,包括香草茶飲、配戴水晶、調整作息、運動建議等等。其中還內含手術時間的選擇,原理是根據個案的特定狀況,找出一個與其相應的行星組合時間。為進行手術的時間擇時,在華人社會並不少見,病患及家屬在面對疾病時,不僅仰賴醫生精湛的醫術,也希冀安穩的內在寄託。多數醫生可以體諒病人心理層面的需求,在沒有危及健康的前提下,對於病人指定的手術時間,經常願意盡可能配合。不論是身體調養計畫或是治療相關事項的擇時,古典醫學占星背後的邏輯是天人合一,也是占星學者「如其在上,如其在下」的信仰價值。
 
在現今醫療科技一日千里的時空背景下,如果我們願意為了身體健康研讀艱深的醫學學問,何不也用同樣平等開放的態度,解讀浩瀚星空帶給我們的訊息呢?期待古典醫學占星學在主流醫療體系無從深入的角落覓得妥適的位置。
 
體液和元素
 
地、水、火、風四元素,在古典醫學占星扮演重要的角色。這些元素是整個宇宙的基本組成,當然也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火和水、地和風,強大地影響所有物理過程,因此醫學占星會一直談到這四個元素。光是透過四個元素的專用詞彙,就足以闡述和理解醫學諮詢、診斷、預後和療程的主要內容。

這也是一把開啟醫學占星百寶箱的金鑰匙。醫學占星由兩部分組成:醫學和占星學。藉由系統化闡述這四個元素,兩大部分理所當然地合而為一,醫學和占星學的構成要件彼此沒有分歧,因為我們可以用地、水、火、風定義宇宙的萬事萬物。
 
古典醫學占星與現代醫學占星的分別在於,現代醫學占星並沒有將星象和醫學緊密結合。現今所謂的「醫學占星」主要是自然療法或順勢療法,但他們不分析星盤,有時完全忽略具體治療,只提及心理層面。在當代的醫學占星中,整體邏輯的統一性和具體治療的可能性並不常見。
 
占星學的元素是身體和心理功能的組成元件,它們也存在於天然物質當中,如香草植物、寶石和食物。這就是正統占星方法具有療癒功效的可能原因。萬事萬物皆可透過這些元素相互連結。在名稱怪異的「啟蒙」時期來臨之前,醫生一直兼具占星師的身分,沒有涉獵占星學的醫者,被視為對醫學一無所知的庸醫,這樣的醫者為病人帶來的可能是傷害而不是療癒。
 
啟蒙運動開始促成現代西方醫學的發展,結合占星的古典醫學剎時被摒棄。被視為迷信而禁止的醫學占星,幾乎已經失傳。十九世紀末,在英國神智學(Theosophical)的圈子裡,醫學占星得到重生,星盤和身體健康再次有了連結 。直到二十一世紀初的現在,古典醫學占星才重回應有的地位。這本書旨在為這次古典醫學占星的復興做出貢獻,希冀對許多人的身心健康有所助益。
 
四種體液(Four Humors
 
在古典醫學占星學中,四元素各具有特殊的名稱,本書後續將使用這些名稱。火元素被稱為黃膽汁(yellow choler)、土元素是黑膽汁(black choler)、水元素是黏液質(phlegm 或 slime),而風元素是血液質(blood)。這個頗負盛名的四體液學說(humors 或 body _uids)是古典醫生希波克拉底和蓋倫著作的基礎,在西方傳統醫學沿用好幾世紀。現代醫師開始行醫前要宣讀的希波克拉底誓詞,就是現代醫學中仍殘存的傳統軌跡之一。
 
若想知道醫學占星學的效能,絕對需要徹底了解體液的功能。四種體液全都具有特定的功能,如果任一體液沒有達到需求量,可能就會產生問題。要了解四種體液的概念,特定圖像的思考是一個好方法。火元素過多會有什麼結果?炎症。就是這麼簡單,不過四種體液可以用各式各樣的形式表現。

雖然四元素或四體液是構成宇宙的基本元件,但它們可以用更基本的詞彙彰顯特性:質料(the qualities)。在現代占星學中,它們大多已被遺忘,不過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它們確實非常重要。每個體液或元素都是由兩種質料組成,各自描述它的溫度和濕度。在討論四種體液之前,我們先花點時間看看基本的質料。
 
判斷:疾病的更深層原因
 
卜卦─
 
現代占星總是把焦點集中在本命盤,然而古典占星更強調的是卜卦盤。關於病情的提問,我們可以只根據卜卦盤做出可靠的判斷和療程建議,但本命盤無法做到這點。本命盤大多是用來提供預防性建議。理由非常簡單,醫學問題的卜卦盤能確切顯現個案的當下狀況,但是從本命盤所看到的徵象常太過廣泛而難以確認。
 
以慢性病來說,卜卦盤是比較好的選項。因為在實務上,病人的狀況很多,向占星師提問時,推運或過運無法直接顯示當下的狀況。存在多年的慢性病有時會反映在推運,而這個推運運程可能在個案提問之前數年便已開始,但對於多數的個案來說,這種情況並不明顯。本命盤無法精確判讀推運導致的病情發展,以及對身體造成的干擾。
 
此外,飲食習慣、生活方式、心理狀況和療程對身體平衡都有很大的影響。我們永遠不知道一個人如何生活、遇上什麼日常事件,這些都屬於個人生活的選擇,無法在本命盤中讀到。我們無法基於必然不完整的生命故事再結合個案的本命盤,做出可靠的判斷和療程建議。所以多數現代占星師不做判斷或療程建議,僅提供一般的心理諮詢;或者像順勢療法或自然療法的另類療法治療師,可能會把本命盤當作參考,再結合其他療法。
 
卜卦盤可以是判斷和療程建議的可靠工具,只需要通盤了解與仔細分析占星學中體液說的功能。卜卦盤的繪製並不複雜,假如你是自然療法治療師,基於卜卦盤做出的療程建議,一定能為個案帶來助益。將醫學占星與其他未涵蓋占星學的療法做個比較,例如阿育吠陀傳統醫學、尤那尼傳統醫學(Unani Tibb)(南亞的伊斯蘭體液醫學)和中國傳統醫學。這些方法都有相似之處,其中熱、濕和四元素是主要內涵,但要藉由詳細觀察才能作出判斷,例如舌苔顏色、脈搏沉浮快慢、尿液顏色、糞便形狀和皮膚色澤。一個經驗豐富的中醫或尤那尼醫生不需詳察星盤,就可以判斷出哪一種體液過多。

醫學占星中的體液說在尤那尼傳統醫學裡保留最完整,相對於其他傳統醫學,尤那尼傳統醫學在西方世界較不為人知。然而,尤那尼傳統醫學在南亞地區(如印度和巴基斯坦)非常普遍。尤那尼傳統醫學受到印度政府大力支持,因為所需的醫學費用低廉又具有極佳療效。尤那尼傳統醫學與伊斯蘭教密切相關,而印度的阿育吠陀傳統醫學則植根於印度教。事實上,尤那尼傳統醫學源自於希臘,Uanai的意思是愛奧尼(Ionic,希臘古典建築的三種柱式之一)。西方的尤那尼傳統醫學仍然存在且被廣泛使用,所以我們也能在古典醫學占星中使用尤那尼療法。
 
尊貴法則─
 
為了能用古典醫學占星做出可靠的判斷,我們需要了解古典的尊貴法則(dignity)。形容力量的尊貴法則有兩種。第一種尊貴法則是必然尊貴(essential dignity),根據行星所在的星座判斷。位於牡羊座的火星是在自己主管的星座,因此得到很多必然尊貴。而火星在摩羯座也很有力,因為火星入旺於摩羯座。
 
另一種是行星與所在星座配置不佳的組合,稱為「陷」(detriment)或「弱」(fall)。假如行星位於反尊貴的位置,它就無法有正向的作用,稱為必然無力(debility)。例如火星在天秤座,是把火星放在主管星座的對面,處於入陷的位置,一個不穩定的火星會招致麻煩。假如火星在巨蟹座,位在旺宮摩羯座的對面,火星就失去尊貴(入弱),其作用也會以相似的負面方式呈現。以下是所有行星最有力的尊貴星座或最無力的反尊貴星座位置。
 
偶然尊貴─
 
必然尊貴或行星能力的程度顯示行星的質量,或是行星如何純然地使自己受益。金星在天秤座可以全然做金星,具有必然尊貴的行星可以按本性表現自我。另一種尊貴稱為偶然尊貴(accidental dignity),與必然尊貴不同的是,它是指行星向外在世界展現能力的機會。關鍵不在於行星能否以自然天性運作,而是看它展現的影響力是強是弱。偶然尊貴評量的是數量,必然尊貴評估的是質量。我們可以用以下的簡單規則來評估偶然尊貴的等級:
 
強:行星落在尖軸宮位、十一宮、行星運行速度比平均運行速度快(非指土星[ 註4])、順行、未與凶星形成緊密相位、在喜樂宮位(參見後文)、與吉恆星───角宿一(Spica) 或軒轅十四(Regulus)───合相。

中:落在二、三、五或九宮。
 
弱: 與太陽形成對分相或合相( 焦傷); 逆行(retrogradation);落在六、八、十二宮;行星運行速度比平均運行速度慢(非指土星);與凶星形成緊密相位;圍攻(位在兩個凶星之間);在其喜樂宮位的對宮;與凶星大陵五(Algol)合相。
 
月亮減光的時候為弱,增光的時候為強。月亮在「燃燒之路」(via combusta)(天秤十五度到天蠍十五度),力量也是弱。
 
北交點是拓展和加強,合相北交點是有力的;但是,當患病原因與北交點這股膨脹力量合相則是不利。南交點會削弱或壓抑,多為負面。
 
喜樂(joy)是座落在「好」宮位的偶然尊貴,即行星感覺像在自己家般自在的宮位:水星在一宮、月亮在三宮、金星在五宮、火星在六宮、太陽在九宮、木星在十一宮,而土星在十二宮。行星位在喜樂的好位置,會有更多的能力向世界顯現自己。當行星位在其喜樂宮的對宮時,會因無法感到自在而力量變弱。
 
焦傷(combust)是指行星與太陽會合時,受到太陽非常嚴重的傷害。行星與太陽會合的容許度(orb)小於八度三十分時,行星就受到太陽焦傷。假如行星與太陽會合的容許度在八度三十分到十七度三十分之間,稱為「太陽光束下」(under the Sun’s beams),雖然艱難但不如焦傷那般險惡。行經太陽對面也會受太陽傷害,使用的容許度跟會合相同。當行星準確與太陽合相時,稱為「核心內」(cazimi),太陽會大大增強行星力量。核心區的容許度是十七分三十秒,這種情況並不常見。
 
行星逆行後轉順行是非常重要的階段,特別是在考慮預後的時候。若行星進入停滯(stationary)狀態,會變得虛弱而且易受傷害;行星在逆行一段時間後即將開始順行時,明顯不同於行星剛開始逆行的階段。逆行結束後的順行是身體恢復健康的徵象,個案可能很快就會好轉;然而行星開始逆行,是病情變得更糟的徵象。

最後,醫學占星中有一些重要的恆星。角宿一,在天秤座二十三度,有保護的意思,指向有利的結果。大陵五(Algol)(金牛座二十六度)極度險惡,跟心宿二( Antares)(射手座九度)、昴宿六( Alcyone)(金牛座二十九度)和東次將( Vindemiatrix)(天秤座十度)相似。大陵五只代表壞的結果;心宿二是死亡之星,代表週期結束;昴宿六意指視覺障礙,而且結果並不樂觀;東次將是自我膨脹和高估自己的力量,所以假如醫生或療程的代表因子落在這顆恆星,不是什麼正面的徵象。最後是在雙子座九度的畢宿五(Aldebaran),指向極其成功和新的開始。

用户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网友名称: 匿名用户
电子信箱:
评价等级: 1 2 3 4 5
验 证 码:
captcha
评论内容: